因为是木木夕

忽然,想家了,没胃口的时候只想吃家乡的菜

心情复杂,哪有什么永不分离,我是个善良的人,我是个虚伪的人

关于游戏王和网王的脑洞(不正经向,噗)

最近在回顾童年:游戏王DM,深深迷上了王样和aibo还有栗子球。今天在微博首页看到了网王同人文之新三大虐点,又想起了初中的时候没日没夜追网王和三大皇家夫夫的日子(感叹)。突然萌生一个脑洞,当网王的诸位穿越到游戏王DM里会是什么样的(笑)。文笔不好,但姑且来试一试。

――――――――――――――――――――――――――――――――――――――――

这一天,青学、冰帝、立海大的三对皇家夫夫们同时收到了一份神秘的包裹,寄件人不明,寄件地址不明,寄件物品栏倒是写上了“游戏头盔”几个字。

手冢宅
不二看着包裹,眯眼轻笑,道:“呐,Kunimitsu,我们来玩一下吧?结婚以后好久都没有遇上这种‘未知’事件了,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呢!”
手冢宠溺眼神:“好。”并很有效率地拆了包裹,看着有着KC标志的盒子,在脑海里想了一下好像没有听说过这种标志的公司,于是他转头看了一眼不二。不二微微摇头表示也没有听说过,但还是跃跃欲试的样子。手冢看着他,眼中又是无奈又是宠溺,虽然对这个盒子的出现感到有些奇怪,但Syusuke想玩,那就打开看看吧,抱着这样的想法手冢打开了盒子。盒子里躺着两顶看起来很有高科技含量的头盔,头盔上有着“Yu-Gi-Oh”的标志,除此之外,还附带着头盔的使用说明书......

忍足宅
迹部嫌弃地看了一眼忍足拿进来的包裹,说到:“Yuushi,这么不华丽的包裹是谁寄来的?”
忍足把包裹放到桌子上后,就朝着坐在沙发上的迹部俯身压过去,不满足地道:“小景,不管那个包裹了,我们继续~”
迹部用手止住了忍足的动作,微怒道:“忍足侑士!昨晚已经那么多..”(微红脸)“今天好不容易轮到休息日,你就不能做点别的吗?!”
忍足貌似委屈地眨了眨眼,看着自家爱人坚定的神色,叹了口气:“好吧,小景也累了,那我来帮小景揉揉腰吧~”说完便要把手伸进迹部睡衣里。
迹部:“......不,先不用了,你还是先看看那个包裹是怎么回事。”哼哼,每次忍足侑士这家伙都会用同样的套路来做同样的事,揉着揉着就揉到不该现在揉的地方去了!别以为这次本大爷还会让你得逞!
用绝对王(傲)霸(娇)之气的眼神示意他赶紧打开包裹。忍足最后还是乖乖听了爱人的话,打开了这个神(意)秘(义)出(不)现(明)的包裹......

真田宅
“叮咚~”听到门铃响声后,真田轻拍了拍幸村的肩膀示意后把手抽了出来,离开沙发去开门。
“您好,您的快递,请签收。”
真田接过包裹,在看了上面寄件人和寄件地址栏后皱了眉,说:“这种像危险的包裹一样的东西我拒绝签收。”
快(作)递(者)小(本)哥(人)(呃,或快递小姐姐?😂)欲哭无泪:“。。。。???不不,别,有话我们好好说,您这样我们接下来的工作很难展开的。。。”
接下来的工作?真田的疑惑更甚,刚要再说些什么,就听见幸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Genichirou,怎么了?咦?包裹?里面是什么啊?”
真田看了眼寄件物品栏:“游戏头盔?”
幸村眼里一下子散发出光亮,嘴角微弯:“游戏头盔?很有趣的样子,我们签收了~”
快递小哥愉快又迅速地递过包裹,然后又飞快地消失在他们眼前。
......

――――――――――――――――――――

游戏王世界

游戏他们打败了蛇神后,因为没钱回不到日本,无奈之下请求海马公司,却被要求参加了海马集团为维护声誉的比赛。

趁着KC大奖赛前还有一些空闲时间,刚刚经历过大战的游戏一行人以放松身心才能更好地在大赛上发挥的理由说服了海马,一起公(海)费(马)出(出)游(钱)。

游戏一行人在吃吃喝喝后散步到了海边。今天的海面好像很平静,没人会想到昨天的世界濒临崩溃。面对着这样平和的环境,游戏一时间有些感慨,无名的法老王也在此时现身,温柔地看着自己的aibo。

就在此时,众人眼前的空气好像有一丝波动,无名的法老王感知到了一股不属于当下世界的力量,他紧皱着眉,将游戏护在自己的身后。游戏疑惑地抬头:“另一个我?”这股力量并没有给无名的法老王回答aibo的时间,空间骤然出现六个裂缝,从里面走出了6个人。

还没等游戏他们询问来人的来历,这6个人看到对方,眼里的疑惑都惊呼了出来。
手冢:“周助?”还有迹部、忍足、真田、幸村??
不二:“国光!?!精市!!还有迹部,忍足,真田,大家,是怎么来这的?”
幸村:“周助~ 我和弦一郎在家收到了游戏头盔,玩着玩着就到这了。”
真田点了一下头表示肯定自家爱人的说法。
忍足推了推眼镜:“这么说来,我们都收到了这种游戏头盔并且都到了最后一关?看来大家的游戏实力都旗鼓相当嘛”(笑)
迹部面向游戏一行人:“所以这里就是最后一关?他们就是我们最后要打败的敌人,啊嗯?”
游戏、城之内、本田、杏子、御伽五脸懵比:“敌人???”无名的法老王依旧护在游戏身前..
海马看着对面的人手上的决斗盘,打牌之魂熊熊燃烧:“哼,那就来决斗吧!”

――――――――――――――――――――
TBC
我不会打牌,怎么写打牌王啊orz

Sad Cafe

“你最近怎么了?是不是讨厌我了?不想和我再做朋友了?为什么好像不愿意和我呆着一起一样?”
“没啊!怎么可能讨厌你,别想太多”(:我只是对于隐瞒自己的心意这种事情感到无能为力,我只是想到你已经拥有了你的他我就感到难过不已,我只是想到我连喜欢你的资格都没有就很颓,我只是害怕你发现我真的喜欢你这件事然后厌恶我远离我,我只是害怕你发现我对你每次提起他的时候的笑容嫉妒的发狂,每和你相处越久,我就害怕自己会越舍不得离开你,但你终究是会离开我的,我没能力去承担这一切,所以,对不起...)

11.24 随笔

好像把自己的情感放在心里太久,久到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来表达。
其实自身的性格应该是有缺陷的吧,极度缺乏安全感。
羡慕那些坚强的人,甚至有点小嫉妒。
现在的我已经很难相信某个人对自己的情感的真有几分、深有几分。
还是很喜欢那些真诚的人,讨厌假惺惺、装模作样的人。
初中的时候虽然孤僻但还是对这个世界满怀憧憬,高中的时候埋头读书,大学快毕业了,这时候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了我的神,没有了我的信仰。以前还妄想以自己的力量美化世界,现在觉得自己好渺小,就是屁民,只想安安稳稳度过这一生,对得起我的父母亲人朋友就好。
都说是和一个亲密的人相处久了会变得很像,即使只是曾经,我也觉得这种想法和当初她的想法更像了,心里五味杂陈。
希望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能更幸福。
希望我能有勇气去迎接我的未来,希望我的未来能有一个坚定不移的不是凑合的人。
我的确已经感到很孤独了,只是提不起气来拥有一份感情。其实自己一个人也挺好的,觉得出家其实也挺适合自己的,拥有自己的一份信仰也不错。
说到底还是不够坚强,好吧,希望自己更坚强

又是丧丧的一天

其实性格还是像以前一样恶劣到不行,只是不轻易显现。
我视作唯一的,也想她视我作唯一,但并不是,真不公平,感情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我一直都知道,只是不甘心,只是很难过。
好像个巨婴一样,我也很讨厌自己这样,也害怕自己这样会被讨厌。只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占有欲。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甚至还想着,要是远离一点,是不是感情就会淡一点,是不是她离开我身边的时候我的难过就会少一点。
本来就是个淡漠的人,从小并没有收到太多关心,也许因为如此才更淡漠。所以她不能理解这样的我,其实我一开始就应该知道,我们的性格本就极其不一样。害怕因此被讨厌,谁都好,只是不想在她心中我是个这样的人。
别人给予一点点温暖我就会很开心,觉得很幸福,想想很悲哀不是吗?像个小心翼翼的等待施舍的孩子,所以不如就不开拓自己的朋友圈好了,也就不会受伤害,也就不会悲伤,不会难过,我大概是这样想的。
我能确定能稍微理解我一点的人已经被我亲手推开了。
无法静下心来做事,杂念太多,顾虑太多。
没办法承认自己的感觉,因为害怕被讨厌,如此小心翼翼的生活,真的感到疲惫